敢日我主页你就完蛋了。(凶神恶煞.jpg)

【EA】万有引力02

是乱七八糟的特工AU!
特工E×特工A!
如果看到它觉得眼熟纯属正常,这是我之前的旧文扒拉出来改的。本来打算填坑来着,结果发现bug多到头大,所以准备砍头重来_(:з」∠)_
文笔不太好,见谅。
啊lof这个排版,导入之后都什么玩意啊。
没话说了,会努力填完的。

    “嘿,戴斯蒙德。”

  电话那头响起一声清喉咙的咳嗽声:“阿泰尔?你在伦敦怎么样?”

  “还不错。”阿泰尔答道,他现在正坐在靠窗的小桌边用叉子戳一只卖相就不怎么好看的炸鱼,“就是食物质量让人堪忧,我想念你做的炸牛柳。”

  “那可是英国,你就别强求那么多了。”

  “不说这个了,新身份怎么样,没露馅吧?”阿泰尔的肩膀被拍了拍,他侧侧身,看到来人之后打了个噤声的手势,“艾利克斯呢?你没给他捣乱吧?”

  艾吉奥叼着甜甜圈看着对着电话笑的一脸温柔的阿泰尔生理性的打了个哆嗦,揣测着电话那头的身份。家人?朋友?还是女朋友?

  “…先不聊了,我还有事情…嗯,回聊。”

  阿泰尔把电话揣进兜里,对站在门口等了他半天艾吉奥道了声谢。

  “朋友?”艾吉奥坐在更衣室的凳子上扎着头发,问道。

  “…你后面落下一绺。”阿泰尔避而不答,抬手把脖子上的项链摘下来,小心的放在外套口袋的小盒子里。

  “哈,谢了。”

  阿泰尔没说,艾吉奥也不再追问,毕竟谁没点隐私呢。

  

  一周后。

  华雷斯,这座位于墨西哥东北部的毒|品之城,贩|毒集团是这个城市真正的独|裁者,居高不下的犯|罪率和高死亡率成正比,即使是绚烂的灯光和纸醉金迷的奢华都掩盖不了其下的腐朽和肮脏。阿泰尔和艾吉奥此行的目的地便在这个混乱的城市。

  他们搭档的第一次任务是由雅各布转交给他们的,令人庆幸的是这是个并不难的窃取任务,任务目标是位于华雷斯的阿布斯泰格子公司里的某个办公室里的机密小东西。

  “上面给出的计划是什么?”

  阿泰尔整理着背包里的工具,身上穿着还没换下来的高档西装,眼睛在酒店灯光的照射下发出灼灼的光。

  像黄色的小灯泡。

  艾吉奥有些好笑的想道。

  “上面没有给出具体计划,这个计划是我定的。一会儿我会去撂倒所有巡逻的警卫,顺便拉电闸。你趁这点时间从后面的侧门进通风口,从通风口可以直接去房间里拿任务物品,”艾吉奥指着图纸上大楼一侧的窗户比划着,不时地拿起平板划拉着计算计划的最优路线,“那保险箱有点麻烦,开得一点时间,记得拿好小型爆破器,不行就炸了它。拿了赶紧从窗户那下来,我来之前的时候已经托人找好了人在下面安排了清洗玻璃的平台接应你。”

  “你呢?你从哪走?”

  阿泰尔看着艾吉奥调比划着几条早就策划好的逃离路线,最终还是把话问出了口。

  他暂时还不想换搭档,暂时。

  艾吉奥闻言,抬头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我待会走楼顶。”

  楼顶…?真的没问题吗?

  
  阿泰尔是个优秀的特工,这一点毋庸置疑,见过他执行任务的同行都说他是一个足够出色的猎人,而且阿泰尔看人的眼光也准的出奇。

  但艾吉奥让阿泰尔有点拿不准,和他所熟悉的的黎凡特的特工们根本不是一个型号的。这人张扬的时候让人无法移开视线,但是低调的潜伏暗杀他也很做的来,下手干脆利落的让人觉得后背发凉。

  艾吉奥拖着那个死警卫去了阿泰尔藏身处对面的房间,鼓捣了半天后背着他的小背包穿着警卫的衣服对阿泰尔露齿一笑,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果然还是个不靠谱的。

  阿泰尔翻了个白眼,趁艾吉奥解决其他守卫的时候几个闪身从一个不起眼的侧门爬上了通风口。

  通风口很窄,像阿泰尔这样的一米八多的大男人如果不缩起肩膀很难前行。

  把手电筒叼在嘴里,阿泰尔匍匐着顺着管道爬行,经过几个转弯之后目标房间就在眼前。阿泰尔把自己卡在那段垂直管道的壁上,借着小镜子的反射查看着屋内的状况。

  一个防盗警报器,没有敌人,保险箱在左数第三块地板下面,机关在桌子上的茶杯底下。

  阿泰尔看着那个小小的出口附近不停闪烁的红色光束,心里嘀咕着艾吉奥怎么还不拉电闸。

  “……伊甸?我是佛罗伦萨!我这边…操!我这边被发现了!上面要我们拿到任务物品后快速撤离!”

  就在阿泰尔看着光束愣神的时候,耳麦里传出了艾吉奥的呼叫声。

  总部这群人到底犯什么毛病了,被发现还要特工去拿任务物品。

  阿泰尔暗骂道。

  被发现了,所以也就不必顾忌那么多了。

  阿泰尔松手让自己从管道落下,着地时一个翻滚缓冲了下落时的压力,抬枪便射碎了警报器。阿泰尔起身快步走向桌子,抓住茶杯左右扭了扭,平整的地面上果然像预料的那样升起一个小小的方形箱子。

  还是炸箱子来的直接。

  阿泰尔满意的注视着四分五裂的箱子,毫不犹豫地伸手洗劫了箱子内的东西,正要跳窗逃窜时瞥见了桌子上一份敞开的文件。

  ——那是什么?

  阿泰尔退了回去,心脏蹦的像在跳迪斯科,心悸的无力感让他的指尖开始变得麻木,他的呼吸开始不受控制的急促起来。

  阿泰尔打着颤翻看着桌面上的那些文件,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第一轮实验…——实验体均反应无异常…——进一步增强实验目标计量…——改换B型……——除实验体戴斯蒙德·迈尔斯外均产生排异……——确认戴斯蒙德·迈尔斯为所需实验体…

  ……戴斯蒙德。

  他的弟弟。

  该死的他们对他做了什么!

  阿泰尔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愤怒。戴斯蒙德是他仅有的弟弟,三个月前自己亲自给他换了个新身份,这孩子刚到曼哈顿不久就找到了新的工作,还交到了一个帅气的生物学家男友,一周前明明还跟他打过电话,怎么一转眼就在这种地方看到了关于他的试验资料……

  我得去找个人问个清楚。

  “Wohoooooo!!”

  一个警卫呼喊声都压不住的嚣张呐喊声从窗口划过,惊醒了呆滞的阿泰尔。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再无需要的物品之后也走到窗边,门口警卫增员的脚步声提醒着阿泰尔时间紧迫。阿泰尔一把拽过文件塞进背包,打碎玻璃之后利落地翻出窗口,稳稳落在停留在所处楼层下一层的清洁平台上。

  而这时顺着楼顶升降绳飞速下滑动作之快宛如跳楼的艾吉奥早已不知去向,阿泰尔叹息一声,感觉前所未有的疲惫。

  我得去救他,但不是现在。

  操作着平台缓缓降落在较低的高度后从上面跳下来,对冲出警卫包围徘徊了一圈回来接应自己的艾吉奥打了个手势,在周围杂乱的货箱中和弯道中摆脱了追兵的艾吉奥一起遁入了黑暗。

  整个过程除了被发现了之外异常顺利,而阿泰尔从保险箱里弄出来的东西则被随手和其他工具混在一起塞进了包里,而上面派发下来的保存任务物品的盒子则被艾吉奥塞满了新鲜的蒜蓉面包。

  两人选择从港口乘船离开,即便是顺利的完成了调派后的第一次任务,阿泰尔的心情依然沉重。

  他不敢打赌桌子上的文件是否是真实可信的,但是万一呢?戴斯蒙前期是作为后续人员培养的,组织肯定不会抛弃任何一个特工,但是按照顶头那位的尿性,戴斯蒙改名换姓逃避了自己的责任肯定会被算是叛出组织的一种,那样他们又肯派出多少人?

  那自己呢?帮忙伪造证件的自己呢?阿泰尔自认对组织并没有那么大的价值,也不太可能招到其他特工帮助自己。艾吉奥?自从马利克伤退之后他还没相信过其他搭档。如果还没弄明白这事就告诉马利克他肯定又得着急上火好骂自己一阵子,现在只能试一把了。

  “你去交任务吧,”阿泰尔把装任务物品的袋子交给艾吉奥,把有关戴斯蒙的文件夹在腋下,“我有点事。”

  “阿泰尔你干嘛去?”艾吉奥快步追上阿泰尔,对他的那个文件夹有点好奇,“这是什么?”

  “不管你的事。你接受训练的时候教官没告诉你好奇会要命吗。”阿泰尔瞥了他一眼,并不打算多说。

  “诶——”

  阿泰尔刚转身走了几步,身后传来艾吉奥沮丧的声音:“好吧,晚上记得到第六街区的狗狗酒吧来,雅各布说要给我们庆祝第一次搭档任务成功。”

  “好啊。”

  这种鲜活的感觉让阿泰尔放松了些,他嘴角翘了翘,向分部办公室走去。

-Tbc-

评论(8)
热度(16)

© 夏桀想睡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