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日我主页你就完蛋了。(凶神恶煞.jpg)

【EA】万有引力 01

是乱七八糟的特工AU!
特工E×特工A!
如果看到它觉得眼熟纯属正常,这是我之前的旧文扒拉出来改的。本来打算填坑来着,结果发现bug多到头大,所以准备砍头重来_(:з」∠)_
文笔不太好,见谅。
没话说了,会努力填完的。

当阿泰尔准备在微风的吹拂下进入深度睡眠的时候,都会被一只指尖微凉、略带湿意的手两巴掌拍醒:“阿泰尔,阿泰尔…!”
  “搞什么。”
  阿泰尔支起打架的眼皮,将来人的脑袋推远。他有点暴躁,天知道他已经连续开了三天的夜车了。
  高强度的战斗和不眠不休的寻找耗费着所有人的精力。
  他们在这个被废弃的厂子里搜寻了整整三天,一寸一寸的翻着地皮,就为了找个该死的密钥。阿布斯泰格下一批雇佣兵很快就会到达,他们并没有太多的休息时间。
  他叫轮休的艾吉奥分神注意不要让他睡死可不是这么注意的。
  “阿泰尔你不要睡。”
  “……唔…”
  “我刚才梦见我飞起来了!”

  阿泰尔和这个家伙的相遇一点也不愉快。
  那时候他还只是个职位一路下滑刚刚降到小组长的可怜特工,因为人事调动被迫转战伦敦分部(并且被一撸到底不再担任任何职务),就在他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叫苦连天的靠在邮轮甲板上看风景时候,一个冒失鬼差点把他从船上撞飞到海里去。
  所谓出师不利不仅仅局限于船上的小插曲。
  到伦敦的时候他从来都不知道这儿的天气如此善变,以至于大雨倾盆当头浇下的时候,他还没把那该死的雨伞从行李箱里翻出来。
  “拉阿哈德先生?我是你的接待员艾吉奥•奥迪托雷。”
  等阿泰尔终于迎来他的接待员的时候脸黑的都能滴下水来。
  这个下雨天开敞篷车不升顶棚还溅他一身泥点子的家伙有着一张和他八成像的脸,刘海经过风雨的洗礼已经全部贴在了他的脸颊两侧,脑袋后面用红绳子绑着个见鬼的小揪揪,漫着点水汽的长睫毛掩盖不了他溢满了焦糖的眸子,英挺的鼻子下面是咧开着正在傻笑的嘴。这个名字复杂到有点拗口的家伙正在用带着点意大利口音的英语给他陪不是——见鬼的还是个意大利佬。
  阿泰尔深吸一口气,大度的摆摆手。
  “……抱歉啦阿泰尔,前几天我的车顶棚被人打了个对穿还没换上,就先麻烦你打打伞吧。”
  “…等等刚才还拉阿哈德先生呢?”阿泰尔认命的坐到沾满水的座椅上,对这种下雨天开连顶棚都没有的敞篷车的行为是服气的。
  艾吉奥嘴里打着哈哈,心里咒骂着偷偷开走他另一辆有顶棚的车的舍友雅各布·弗莱。
  等到阿泰尔真正意义上拖泥带水的到达组织给他租赁的二层小公寓的时候,他就被废纸糊成的纸飞机撞了个满头满脸。
  这还不是个单人公寓。
  阿泰尔把纸飞机从头上捞下来,看着它后面鬼画符一般的不知所云的英文字母,再看看正面任务表格抬头上写的精英探员,嘴角一阵抽搐。
  这组织吃枣药丸。
  “雅阁,我今天还没找你算账。”艾吉奥从阿泰尔后面大步迈出,毫不在意的穿着水唧唧的鞋子踩在了木地板上。年久失修的木地板在艾吉奥的摧残下发出了细微的尖叫声,听得阿泰尔一阵又一阵的脑仁疼。
  “你明知道今天会下雨!”
  “对啊,今天要是没雨我就开敞篷出去了啊。”
  “但是你知道我今天要去接人吧。”
  “抱歉,先到先得,这可是你说的。”
  好像没什么问题。
  艾吉奥气结,但这并不代表他无话可说,他只是想给他的新室友留个稳重可靠的好印象而已。
  “欢迎来到伦敦,阿泰尔!这是伦敦外勤部的著名混蛋雅各布·弗莱,雅阁这是来自马西亚夫的精英探员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艾吉奥咚咚咚的跑向离门最近的一个房间,踢足球一样踢着一双新拖鞋从屋里奔出来,自由散漫中带着一股年轻又鲜活的气息,“从现在起这就是你的新住所啦!环境你也看到了,不是特别…好,但是还凑活吧。”
  “…对于这个环境,我非常有理由怀疑你们谋杀了保洁员。”阿泰尔干巴巴的说。
  岂止是“不是特别好”,这房子简直可以称作是狗窝了。
  堆满披萨盒子的茶几和扔满杂物的餐桌,沙发抱枕上沾着女人的口红印,木地板上肉眼可见的饼干碎屑和乱扔一地的袜子,墙上还贴着一张被画满了涂鸦的篮球海报。哦,海报后面还藏着不知道谁的私房钱。
  阿泰尔走回玄关处踩下鞋跟换了鞋,忍不住又瞟了一眼宛如灾难现场的一楼客厅,在艾吉奥的带领下顺着曲里拐弯的行进路线去了他的小房间。
  他的小房间在二楼,是最靠近走廊尽头的那间房。墙纸因为特殊材质而显得质感粗糙,铺着长毛地毯的地板上扔着几个毛绒玩具,面积并不大的床就放在最靠墙角的地方。而床的一侧就是一扇有着灰蓝色卡通猫头帘子的窗户。
  至少通风不错。
  “武器库在阁楼,如果你有需要的话。组织给你一周的磨合时间,一周后就会分配任务给你,所以明天你就得和我一块去训练场看看,至少活动活动筋骨。”艾吉奥单手撑在门框上,笑容灿烂的活像是中了乐透,“我和雅阁订了意面,一会儿记得下来吃啊。”
  阿泰尔道了声谢,行李一放就把自己扔在床上睡了个昏天黑地,盘旋在脑子里的最后一个念头竟然是这被子有他妈的该死的霉味。

     等阿泰尔再次爬起来的时候,桌上的意面已经冷成了一坨,而那两个看起来非常不靠谱的同事正躺在沙发上抱着抱枕对着电视机嚎叫。
  “几点了?”阿泰尔问道。
  “嗯…凌晨一点半?”嚎叫参与者之一的雅各布分神看了一眼手机,紧接着随着电视机里的一脚长传破门,“——好球!干的漂亮!”
     沙发上的两人齐齐发出欢呼,场面和谐的一塌糊涂。
    “……”
     这哪是特工,分明就是一群宅男。
     阿泰尔摇了摇头,决定继续睡觉去:“我再去睡会。奥迪托雷先生?麻烦你明天带我去报到一下了。”
     被叫到名字的奥迪托雷先生伸手比了个OK,心里却在打着怎么样才能多睡会的算盘。

——tbc——

评论(8)
热度(33)

© 夏桀想睡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