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铁唯。
小爷夏桀,墙头众多,大坑遍地,平素行径人如其名,有意见慢走不送√

EA注意!!私设有,OOC很大!注意避雷!!!!图片有一定的参考!
@花之界 点的【1874】梗√点这个梗的人太多了,就不一一艾特啦_(:з」∠)_
没产出那种伤感的感觉真的对不住_(:з」∠)_
ps,括号里的是挨揍的幻觉,怕有人看不懂,在这里标一下√





【耶路撒冷的风凌冽的吹透埃齐奥的衣衫,左肩的斗篷高高扬起,像一张拉满的弓也像是雄鹰有力的翅膀。风带来了远处隆隆的钟声,伴随着一声泣血般的鹰的啼鸣,埃齐奥从塔楼上一跃而下。】

埃齐奥翻看着手里的抄本,在它的封底上印着一个白色的人影,面孔已经模糊,但他的传说自己却熟悉的如同亲身经历过一般,一旦想起便隐隐作痛,像是一道陈年的疤痕,又像是爱人赐予的玫瑰,刺得手掌鲜血淋漓,但又那么的柔软和温暖。
埃齐奥轻叹一声,把抄本轻柔的贴向脸颊。

【推开拥挤的人潮,在人群的尽头闪过一个白色的身影,匆匆的来匆匆的走,像幽灵也像黄昏时分出现在窗口的白鸽,灵巧的梳理自己的羽翼,再次抬头便像一阵烟一样的消失不见了。
埃齐奥懊恼的挠着头,他追随这个身影好久了,一起战斗也一起穿越人海,塔尖的鹰是他们共同的朋友,他们一起对鹰微笑,一起从高空跳下,从同一个草堆顶着同样毛呼呼的帽子爬出,可是他们却从未说上一句话,甚至连自我介绍和简单的问候都没有。】

埃齐奥觉得自己最近忘了什么,他一遍一遍的梳理着杂乱的思绪,想着所有人的名字,回溯着所有的记忆。
埃齐奥拥抱着克劳蒂娅,亲吻她蜷曲的鬓角。他没有回应妹妹关心的问询,只是一遍一遍的回忆已经灰白的过去。
他记不清楚他想要记住什么,也记不清楚为什么等待。

【埃齐奥终于追上了他。过长时间的追逐让埃齐奥精疲力尽,他急促的喘息,嘴唇因激动而不停的颤抖着。埃齐奥抬手抓住白衣人的手臂,注视着他明亮的金色眼眸。
多么美的眼睛啊。埃齐奥看着白衣人带着些许疑问的脸,内心突然平静下来,如同白日的大海也如同月光下绽放的花朵。两人像第一次见面一样安静了好一会,他们对视着,目光灼灼。
终于。
“我找到你了。”他们一同说道。】

“或许我该去一趟耶路撒冷。”埃齐奥放下抄本,抬头看着克劳蒂娅伏在书桌上的样子,他的印象里似乎也有这么一个相似的身影,“我好像和什么人约好了。”
克劳蒂娅抬头注视着她的兄长。埃齐奥最近的情况不太好,他的鹰眼让他出现了些许幻觉,于公于私,她都不愿意埃齐奥远走冒险。
“你跟谁约好了?”
埃齐奥摇摇头,并不说话。

【两个陌生的人互相熟悉着彼此,每一次不经意的触碰都是一颗投进心湖的石子,他们的目光互相缠绕着,一次又一次的接近和分开。
“埃齐奥,埃齐奥·奥迪托雷。”埃齐奥闷闷的开口道。
“嗯。”白衣人应道。
埃齐奥对简短的回答并不太满意,他沉默了片刻,又开口道:“你真的是人类吗?”
这个有些奇怪的问题让白衣人笑出了声:“我不是人类又能是什么?”
“我觉得不像。”埃齐奥撇撇嘴,踢飞了一颗小石头。
“那你觉得我是什么?”
“神明吧,大概。”埃齐奥说道,“我是为你而来,你不是神明,又能是什么呢?”】

埃齐奥又打开了抄本,脆弱的书页因为他的长期翻看变得毛糙。他不记得这是从哪里来的抄本,或许是马里奥的藏书之一,也有可能是马基雅维利落在这里的。
抄本讲的是二百年之前的刺客历史,比起严谨的刺客史书,它更偏向于故事集,一个骄傲的年轻人如何成为一代大师的故事。
最有意思的是书里模模糊糊提到一个穿着单肩斗篷的男子,他把他看作神明,就像埃齐奥对他的看法一样。
可是,“他”又是谁呢?埃齐奥不记得了。

【“你从哪来?”白衣人问道。
“意大利。”埃齐奥回答道。
“意大利……意大利很漂亮吧。”白衣人眯着眼睛,回忆了一下别人给他说过的意大利,心里有些向往。
“对,意大利很美。”埃齐奥有点高兴白衣人这么说,“改天我带你去看看,怎么样?”
“就这么说定了?”白衣人露出一个微笑,肌肉牵动得连嘴角的伤疤也变得轻快起来。
“就这么说定了。”埃齐奥看着他的脸心跳如擂鼓,如果鼓是战鼓的话,那么埃齐奥的心跳频率绝对能让上百万士兵热血沸腾。】

埃齐奥已经不再纠结书从哪来的问题,他现在亟需休息,需要一个长长的睡眠。也许梦里会有他想找的人也说不定。
埃齐奥做了个梦,梦里他梦见他的小彼得鲁乔还活着,自己还很年轻,他听到他的弟弟问他:“你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啊?”
埃齐奥回想着克里斯蒂娜美得像带着朝露的玫瑰一样的面庞,张口回答的却是另一个答案。
“他有金色的眼睛和柔软的嘴唇,他是世界上与我最相配的人。”

【“你做过梦吗?”
“做过的。”白衣人说道,“我梦见了你,梦见我们站在一起,背后是金属做的大门,面前是正在崩裂的太阳。世界要毁灭了,我说我们转世后肯定就找不到彼此了。”
“那我说了什么?”埃齐奥急切的问道。
“你说,那我们就长的一样好了,一眼就能看出来你就是我要找的人。”白衣人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你的方法挺有用的,你看,我找到你了。”】

埃齐奥从梦中惊醒,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站在自己面前。
“你是……”
埃齐奥心脏漏跳了一拍,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梦中。他不敢大口喘气,连深呼吸也不敢。
白衣人就像一阵烟,又像是一个谜团,埃齐奥伸手去碰触他的脸,那白衣人却在埃齐奥即将触到的那一瞬间向外跑去。
埃齐奥急忙追赶上去,猛地推开的窗户重重的拍打在墙上,发出“哐”的一声巨响。埃齐奥并没有管它,他赤脚狂奔着,追逐着那一缕飘渺的影子。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埃齐奥被人从背后抱住,他剧烈的挣扎着,用祈求的眼神看着那越跑越远的人影,最终颓然的跪倒在地。
“哥哥……”克劳蒂娅看着跪在悬崖边的埃齐奥,心里忍不住的难过,“哥哥你醒醒吧,他已经去世好久了。”
“我知道…我知道啊克劳蒂娅……”

【“还没没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呢。”
“阿泰尔,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

评论(12)
热度(140)

© 夏桀_请不要日我主页,感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