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哟!
小爷夏桀,墙头众多,大坑遍地,平素行径人如其名,有意见慢走不送√

[AD钙奶]Desmond

写个段子纪念一下戴斯蒙。
戴斯蒙真的是个小天使,育碧我去你大爷。
听到没有,育碧我去你大爷。

强行AD钙奶,OOC巨大,雷者慎入。

对话的时间线是倒过来的,嗯。

————————————————

艾利克斯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他跌跌撞撞的向着未知的方向跑着。
他必须离开这里。

[艾利克斯,等结束后我去找你,很快的,记得等我。]
[好,我等你。]

离开这里。
我必须离开这里。

[戴斯蒙,等一切结束你想去干什么?]
[旅游吧大概?]
[一周内去了巴西意大利还不够吗?]
[那可是任务啊,我想去真正的旅游一次。]

人类真的很脆弱啊。
但他们有那么多的梦想。

[嘿,这里!我看见你了!]
[你来这里干什么?很危险的,快回去。]
[不要小瞧我,我可是个刺客!]

清冽的鹰啸划破天空,黑暗如影随形。
鼻尖是化不开的血腥味,胸腔里不再跳动的人类心脏被撕成碎片,他必须离开这里。

[培根蛋真的比人类好吃,真的,改天我做给你吃啊。]
[嗯。]

为什么还没有看到熟悉的城市呢?
艾利克斯眼前似乎被大雾遮盖,冰冷的雪从四面八方吹来,他第一次感觉自己如此弱小。

[如果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刺客和圣殿骑士就好了。每天看他们打来打去烦死了。]
[嗯。]
[不说话笑一个也好啊,是不是你们病毒都喜欢板着脸?]

我必须……

[我觉得…我是说我欠你一个道歉,对于之前的…]
[是我之前态度不好,忘记跟你说一声我转移了。]
[所以,和好?不会再离开了?]

如果我能早一些……

[我逃出来了,你在哪里?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还好吗?]

窒息感。
明明不是人类为什么还会有人类的感情?

[嘿,这里戴斯蒙迈尔斯,有事请留言。]
[戴斯蒙?你在哪?]

明明说好的。

[下一次一起过圣诞节吧,一个人挺没意思的。]
[可我不想要绿色的毛衣。]
[那红色的?纯正刺客红哦。]
[还是绿的吧。]

艾利克斯大口大口的呼吸,挣扎着想要抓住什么东西。

[我行走于黑暗,但从来不是一个人。]
[我知道刺客是一个组织。]
[不,我想说的是我有你啊,就像你有我一样。]

骗子。
人类都是骗子。

[……本机主人正忙,请留言。]
[嘿,是我,戴斯蒙迈尔斯,我现在暂时安全了,但只是暂时。有事再给我打电话吧,我想听你说说你那些记忆的事情。]

救救我。
别再离开。

…求你。

[早知道就办个假证了,去他妈的阿不斯泰戈。]
[来我这里吧,我保护你。]
[不用了,我可以的。再说你不是还有什么记忆要忙吗?]

“嘿艾利克斯!”
剧烈的摇晃唤醒了艾利克斯,他抬头看着不知为何前来的黑客。
“你还好吗?戴斯蒙说这个是特意留给你。”
“……他人呢?”
“……”黑客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人呢?”艾利克斯追问道。
“死了,艾利克斯。他死了。”

窒息感又重新笼罩了艾利克斯。

我必须………

[你好先生,我是戴斯蒙迈尔斯,你想要点什么?]
[叫我艾利克斯就好。]

我必须离开这里。


评论(19)
热度(67)

© 一只野生的夏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