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哟!
小爷夏桀,墙头众多,大坑遍地,平素行径人如其名,有意见慢走不送√

[EAE]我是一只贪吃蛇

贪吃蛇AU,脑洞清奇,OOC很大
我是咸鱼大师夏桀,欢迎调戏乁( ˙ ω˙乁)

我是一条叫埃齐奥的贪吃蛇,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头上写着呢。
我是红色的,就是那种很亮的正红色,是不是很帅啊?贪吃蛇姑娘们喜欢我,我也喜欢她们,但是我不能接近她们,会伤害到她们,这是我特别不想看到的,尤其是克劳迪娅和克里斯蒂娜,我最爱的妹妹和最爱的女孩,她们鲜亮又纤细的身体经不起任何的触碰,但是这阻止不了我爱她们。我们经常近近的贴身滑过表示亲昵,当然我会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去碰她们。
其实我是有爸爸妈妈和兄弟的,我爸爸乔瓦尼是一条亮黄色的大蛇,很长很长很大很大很厉害很厉害,是佛罗伦萨很有名的贵族,我妈妈玛利亚是一只蓝色的贪吃蛇,非常温柔的颜色。我弟弟彼得鲁乔是一只黄绿相间的贪吃蛇,很短,特别小一只,非常可爱,没有谁能真正拒绝他的要求。
至于我哥弗德里克……太难看了,就不介绍了。
我们是不吃别的蛇的,我们只吃那些彩色的点点,它们非常美味,而且数量众多,只要我注意一些把自己越来越长的身体蜷成一团,就不会碰到任何一个无辜路过的人。
我为什么要强调我们不吃蛇呢?因为后来在我们家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关于那些死去的蛇。有很多外来的贪吃蛇闯入了我们的地盘,很恶意的纠缠着我的父亲和兄弟,一次又一次的撞死在他们身上,一旦他们撞死,就会有他们的蛇把他们吃掉,然后变得很大,因为他们吃蛇,我们不吃,于是我们落了下锋,但那不要紧,只要我的家人平安,什么都不要紧。
但我们还是低估了那群混蛋,在我出去觅食的一天他们串通在一起,诬陷我的家人吃蛇还故意撞死别人,用这个牵强的理由围杀了爸爸哥哥和可怜的小彼得鲁乔,等我赶过去时他们都已经变成了一堆散乱的珠子,然后我遇到了他。
他自称是我的先祖阿泰尔,他很大,白色和红色相间的颜色,奇怪的是之前我一直没有注意到他(后来才知道是因为隐匿了自己),他就这么冲了过来,横冲直撞的围死了那些凶手,救出了克劳迪娅和妈妈,帮助她们逃到了叔叔马里奥的地盘。
我不敢想象他是怎么变得这么大的,他吃别的蛇了吗?他杀过无辜的蛇吗?他会留在我身边吗?
“他们是谁?”我小心的从他身边蹭过。
“圣殿骑士。”
他的声音意外的好听,带着点很久没说过话的嘶哑,我想我也许像喜欢克里斯蒂娜一样喜欢他。
“什么是圣殿骑士?”
“……你的父亲没有跟你说过吗?”
我小幅度的摆动了一下身体,转了个圈,表示我根本没听过那个。

“嗯…”他思考了一下,决定打个直球,“你的父亲,是个刺客。”
“嗯?……哦。”
“圣殿骑士,针对刺客。他们想通过人类之手控制我们贪吃蛇,达到称王的目的。”
“等等,人类?”我觉得阿泰尔好像抽风了,他在说什么胡话。
“对,人类,我们的创造者。”阿泰尔好像很认真,他把脸冲向我,我看到他的嘴角有一条和我一样的疤,“你的父亲反对他们,阻碍了他们,所以他死了。”
我觉得最后一句给了我一万点暴击,我原来只是觉得这件事有点诡异,很扯淡,当然我想报仇,但是除了吃蛇变强,我想不出任何法子。
“我会教给你刺客的技能,”阿泰尔不再转圈圈,开始四处游走,“跟上我。”
我们并排着走,用最慢的速度,沿着边缘前进,虽然有出界的危险,但确实很少有人注意到我们。
“这是潜行。”阿泰尔解释道。
他似乎又长了,大概是刚刚游走的时候吃了东西吧。
“看着。”
我看到前方游过一只不太大的贪吃蛇,身上有个十字的标志。
阿泰尔突然加速,箭一样的射向那只贪吃蛇,就像一条真正的蛇一样。他将那条小蛇围在身体里,逼迫着他向自己身体撞去。
“这叫扑杀。”阿泰尔让开一半的身体示意我过去吃掉那条十字小蛇的珠子
,“不用担心,他是圣殿骑士。”
我并不是担心他是无辜者,只是觉得那有点恶心,但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我需要它。
“这是边缘刺杀。”
“这是跳杀。”
“这是防守反击。”
阿泰尔教了我很多,
非常多,他可真厉害。
我现在已经是非常大的一只了,非常大,差不多和阿泰尔一样长了,突然吃了那么多的珠子让我有点吃不消,它们让我变得和之前不一样,我觉得游走都变得吃力起来。
阿泰尔跟我说过,整件事情的主谋是“西班牙蛇”罗德里格,我必须阻止他的阴谋,给我的家人报仇。
“你不和我一起吗?”
阿泰尔蹭了我一下:“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你必须独立起来。”
“为什么?”
我尽最大努力的去回蹭他,我想让他陪着我。
“我太大了,会妨碍到你,你会很危险。”阿泰尔摆了一下尾巴 ,“去吧,我们会再见的。”
我自那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他,我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长,对他的想念越来越深,渐渐的我放弃了寻找他,开始联合其他有反抗意识的贪吃蛇对抗圣殿骑士,我们虽然获得了暂时的胜利,但我知道他们还会回来的。
我觉得我不会再见到阿泰尔了,他或许死了,或许是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一切都是我的臆想,但他蹭在我身上的温度是那么的真实,我想念他。
我开始慢慢的变老,行动变得困难,觅食的时候也越来越少,我看着周围的小蛇们活跃的游来游去的时候会真实的感觉到力量的流失。
就这样吧。
我用最后一点力气向墙壁撞去。
……也许我再也见不到阿泰尔了。
“埃齐奥?”
朦胧间我好像看到了阿泰尔的身影,很开心。
我好想你。

——————————————————
“你怎么自己撞死了?”阿泰尔捧着手机看着身边的埃齐奥。
“太大啦,不太好移动,不如自己去撞死来的有尊严。”埃齐奥动了动手指开始了新的一局,“一块呗。”
“不要,你老是过来撞我,很烦的。”


评论(11)
热度(56)

© 一只野生的夏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