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日我主页你就完蛋了。(凶神恶煞.jpg)

[Tony个人]still here(一发完)

OOC注意!OOC注意!
接复联三剧情,私设有√
无cp,愣说的话,提到了两次史蒂芬。










托尼根本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出现在实验室的。他的呼吸粗重而快速,双手止不住的颤抖。在一声沉闷的叹息后,托尼伸出左手揉了揉鼻子。
深陷在跑车皮质的座椅里的身体因为长期不活动而变得麻木,托尼挣扎着扭动腰肢,无力的挥舞手臂试图攀附上什么来支撑他的身体。
经过一番与手心汗液的搏斗后,他抓住了车把手,双臂发力支撑身体。他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却发现左手指缝里粘满了灰尘。
他记起泰坦星上漫天的蝴蝶。
突如其来的呕吐感挤压着他的心脏,彻骨的寒冷从被冰封的伤口蔓延全身,无形的双手把他禁锢在原地,电流一般的麻木感不断刺激着他的大脑,徒劳的张开嘴巴却只能发出怒吼似的尖叫。
托尼的喉咙在充血,嘶哑破碎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在黑板上摩擦的粉笔,他哀嚎着,用力抓挠自己的衣物却始终不能成功的掉下一滴眼泪。但托尼知道他应该哭泣,他应该去用这种正常人该用的方式去哀悼他的朋友们。
但是他没有,即使他们就那样消失在他的面前,他也没能为他们落下哪怕一滴眼泪。
托尼终于不再尖叫。
脑袋因为缺氧而嗡鸣着,他记不起那些本该清晰的面孔,也记不起那些熟悉的温度。
托尼现在只想在这个皮革怀抱里蜷缩着,不想说任何话,也不想睁开眼睛。来自记忆里的呼喊从清晰到模糊,替代它们的是逐渐回笼的理智。
我也许比想象中的还要坚强。
托尼迷迷糊糊的想到。
挪动右手攥住左手的几根手指,拉紧又放开,然后再次拉住。
手指开合的瞬间他认出了史蒂芬的几个常用的魔法手势。由手指搭建起的菱形就像一只能通晓过去未来的眼睛,它眨巴着,从空洞的眼眶里注视着托尼。
托尼就那样摆弄着这几根手指,组合成好几个和印象里别无二致的手势。
闷闷的笑声扯动着整个胸膛,重新开始流动的血液从心脏流向四肢,生命力在血管里奔腾。
记忆里的呼喊逐渐变得响亮,托尼明白他是时候该走出这段令人不愉快的旅程了。
他松开了手指,呼唤AI管家的名字。
“Friday,查看当前灾难情况。”
嘶哑的声音构建着一道坚固的防线。
他觉得自己能行,他能成功的度过这次的难关,他一向很擅长这个。
托尼从他的皮革怀抱里挣脱出来,先是左脚再是右脚,先是脚尖再是脚掌。坚硬的大理石地面光滑如往昔,但是托尼却不再有脚踏实地的感觉。
必须要有人站出来处理这一切。
而那个人必定是我。
托尼一步步的走向房门,脊背绷的笔直。他将会成为一块顽石,一面民众与灾难之间的屏障。
门开了,纽约的阳光洒满了整个房间。
托尼突然觉得胸口一轻,一滴眼泪砸在了地上。

FIN.

评论
热度(4)

© 夏桀想睡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