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哟!
小爷夏桀,墙头众多,大坑遍地,平素行径人如其名,有意见慢走不送√

[EAE]24小时共享书店

我在高考前夕立了个flag。没错就是要写今年山东卷的作文考题( _ _)ノ|壁
谁知道今年考题这么变态啊。

EAE注意!OOC巨大!
书店老板A×幽灵(?)E√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阿泰尔拥有一家叫君士坦丁堡的共享书店,书店不大,平日里也没什么进项,但它可以帮助阿泰尔和其他迷茫的人消磨那难熬的时间,所以平日里人来人往的还算热闹。
书店来货一般都在半夜时分,街上弥漫着烟色的雾气,与其说是烟雾缭绕不如说是鬼气森森。
阿泰尔不怕鬼,也不信神。他似乎从来不害怕什么,也不会刻意的去参加社区教堂祷告和周日的弥撒,这让他在这个小城市里显得有点孤立无援。
一阵风从门口吹过,阿泰尔抬手看了看表觉得送货的时间差不多快到了。他站起身,抓了条毯子在店里晃了一圈给那个总是呆在这里的流浪汉盖上,然后从后门晃了出去。
书确实已经到了,被人分成三垛码放在地上,凭条就夹在中间那垛的书页里。
阿泰尔把凭条抽出来,仔细核对了数目之后塞进了牛仔裤口袋里,他费劲的一手拎着一捆往店里搬,搬到最后竟然还单着一本。
那是一本很奇怪的书,书的封面是很现代的烫金工艺,但是书页老的却像二十年前的牛皮纸,整本书没有条形码也没有作者简介,连语言都是他很少接触的意大利语。
“我似乎没有进过这本书。”阿泰尔嘟囔道,“送错货了吧?”
明天应该会来找吧?
阿泰尔想道。
他抚摸着这本书,找了本意大利语词典放在手边,想着在还回去之前先把它看完。
码好了笔和纸,阿泰尔转身给自己倒了杯咖啡。


黑夜总是很难熬的。
即使有书本的陪伴阿泰尔也还是差点睡过去。
书店里非常安静,除了阿泰尔渐缓的呼吸声和流浪汉时不时的翻身声几乎就没有了任何声音。
啊,睡一会吧。
阿泰尔这样想着便闭上了眼睛。


梦里的阿泰尔梦到了他的书店。
书店依旧很安静,和他睡前没什么两样,只是多了一个年轻人,少了那本奇怪的书。
那个年轻人穿着奇怪的厚棉麻袍子,那袍子一层一层的,带着繁杂的红色装饰,大大的兜帽遮住了半边面孔,露出的偏薄的嘴唇右侧有一条和阿泰尔嘴角相似的长长的疤,下巴坚硬的弧度倒是和阿泰尔如出一辙。
奇怪的人。
年轻人打量着他,薄薄的嘴唇张开一点点,无声的说了一个词,阿泰尔知道那是一句“Mentor.”。
阿泰尔不太明白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说这个,但他还是点了点头:“要看书吗?”
年轻人摇摇头,搬了把椅子在阿泰尔对面坐了下来。
他静静凝视着阿泰尔,伸出手去想要触碰阿泰尔放在桌面上的左手的断指。
就在即将碰到的时候阿泰尔闪电般的缩回了手,瞪视着年轻人。
“……抱歉。”
年轻人把头往兜帽里又缩了缩,不安的蠕动着嘴唇。
阿泰尔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是很在意。
因为这就是个梦啊。
年轻人垂着头,很安静的坐在那里。
阿泰尔抬手顺了顺头发,他能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身上有和他年轻外表不同的沉重的东西,那种东西让这个年轻人的气场变得沉默而腐朽。连空气似乎变得压抑起来。
“……阿泰尔,”阿泰尔开口介绍着自己,“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
他话音刚落,年轻人猛地抬起头。
兜帽落了下来。
那是一双很好看的眼睛。
胡桃木一样的色泽让他凌厉的五官柔和了不少,这双眼睛有着微微上挑的狭长的眼尾,显得他浪漫又多情。
阿泰尔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
“艾吉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
艾吉奥一改之前的沉闷,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那笑容有点傻气,却像小木锤一样敲在阿泰尔的心上。
咚。
阿泰尔恍了一下神,随即问道:“喝的?”
“红茶,谢谢。”
“你来这里不看书,也不休息,是离家出走了吗?”阿泰尔好奇的问道。
“我是来找人的,”艾吉奥说道,“你愿意听一个故事吗?”
“当然。”
“这是一个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
当时我刚刚在一场阴谋中失去了我的父兄,我被仇恨蒙蔽了眼睛,眼里除了血腥和杀戮无法看到其他。
我选择了成为一名刺客。
复仇的火焰灼烧着我的心,愤怒充斥了我的大脑,我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东西了。
这时候我的叔父点醒了我,他带领我来到了圣堂。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他是那么的高大而智慧,他曾经带领着兄弟会重新走向辉煌。他似乎从来没有迷茫过,他是那么的坚定,他的智慧曾经将我一次又一次的拉出险境,他的对教义的诠释给予我新的启示,我崇拜他,敬仰他,甚至是爱慕着他。
可是朋友,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时间更残忍的东西了。
我们之间隔着300年的时光,他对我来说就像那朗日和明月,那么的安宁,却又遥不可及。
我追寻过他的脚步,走他走过的路,搜集他留下的信物,可他除了他的智慧一切都化为了枯骨。
后来我死了,但我选择了留下,化作了一本书。相信总有一天传看的人会重新让我和他相遇。
你知道吗阿泰尔,时间真的已经过去太久了。

——————————————————

“你……”找到了吗?
艾吉奥笑了。

阿泰尔猛地惊醒,面前没有那个叫艾吉奥的奇怪年轻人,也没有那本陪了他半晚上的奇怪的书,一切似乎都只是一场梦。
流浪汉打着细细的呼噜,昏黄灯光下的共享书店非常安静。
只剩下那杯红茶仍然散发着暖暖的香气。





评论(17)
热度(59)

© 夏桀_非野生,不可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