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哟!
小爷夏桀,墙头众多,大坑遍地,平素行径人如其名,有意见慢走不送√

[EA] 寸步难行(一发完)

送给亲爱的大G @GJ—E叔的小跟班 ,谢谢你能陪我玩,各种意义上x

OOC巨大!第一人称注意!大量私设!!

刺客E×人偶A√

有掺杂很乱七八糟的东西,如果有任何不满和异议请冲我来,谢谢。

 “你好,我来索要一封书信。”

“感谢您,女士。愿您心宁平安。”

——————————————————

亲爱的克劳迪娅:
见信如晤。
这是我预先寄存在信使那里的信,等我过世之后你才会收到它。如果一个年轻的白衣刺客向你讨要这封信,也可直接交付与他。
有件事我觉得不该让它这样随着我的死亡沉寂下去。
我原本应该带着它走进坟墓,但每当黎明时分我又渴望将它宣诸于口,这令...

设定是阿泰尔因为金苹果的原因(大概)没有化为骷髅,而是保存了身体,但是非常脆弱,一碰就会变成尘土←这个样子

由于前几天完全同步了启示录,所以收到了育碧寄来的豪华刀具组(并不是 
于是加了个包装拿出来给大家看看 (什么玩意

这两对,真的好可爱啊……

一个脑洞!本来打算写出来结果发现写了三行字就直接睡过去了ORZ

时间设定在1989年4月的德国,东德的E和西德的A,艾吉奥(1969年,5岁从意大利搬迁至德国,好奇柏林墙西边的世界,经常偷偷翻过破损的铁丝网从墙洞里看,16岁第一次从洞洞里看到阿泰尔,22岁),阿泰尔(1976年,15岁时随着人群从中东偷渡至西德,18岁帮助其他东德的人偷渡至西德时发现了那个墙上的洞,好奇看一眼就看到了艾吉奥,25岁),E从柏林郊外墙的洞里把东德的第一支玫瑰花递给A√

灵感来源于最后一张!那张图片,超级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老E的声音真好听………

我……没忍住_(:з」∠)_

本来打算画一个系列,但是懒癌发作画完前三个就画不下去了,就,先这样吧_(´ཀ`」 ∠)__

灵感来源于最后一张图√

几张截图

感压笔充电线落家里了,绝望.jpg

于是下载了一个之前没用过的指绘软件来画画,果然控制不了……ORZ

不画小触手根本看不出来是谁系列,姿势有参考x

亚诺生日快乐哇!!!!

不方便拿板子于是操起了我闲置已久的彩铅x
然后就画糊了_(:з」∠)_

© 一只野生的夏桀 | Powered by LOFTER